返回上一頁 番外蜃龍和云娘 回到首頁

番外蜃龍和云娘
穿成師徒文中的美強慘師尊番外蜃龍和云娘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叫蜃龍,我還在蛋殼的時候,我就給自己取了名,承宇。

云霏霏而承宇,我喜歡我的名,至于我的姓,我沒有想好。

后來,我想,等我遇見我喜歡的女子,讓她給我取一個姓,或者我直接隨她姓。

在我快要出生的時候,我所在的這片水域中所有的水族生物都要前來參加龍奴的競選。

這是他們不能拒絕的榮光,哪族若是被選中,不僅會獲得一筆龍族的寶藏,還會獲得真龍的祝福。

選舉龍奴的這天,各族派出族內優秀的后代送來龍宮。

那天我見了各種各樣的人,最終選了一位讓我舒服的女子,她說她叫云娘。

云娘性格沉靜,哪怕龍宮內只有她一人,她也從不感覺沉悶,不是在龍宮內修行就是找出龍宮內的書籍查閱。

云娘有時也會靜靜的坐在我的面前,盯著我的蛋殼瞧,喃喃自語,你到底什么時候才會出來?

從我在蛋里到我長大成龍,云娘一直陪在我身邊,對我來說云娘就像是我的左右手一般親近。

這日,我化作巨蚌在若水河上曬太陽,云娘則在我身旁,我正享受著難得的悠閑時光,卻被一只白狐和豺豹打擾。

我本不想理會,不料云娘居然上前救下了狐貍。

這是我第一次踏上岸,順手摸了摸豺豹,看向郁郁蔥蔥的山林,我決定離開龍宮去外面游歷。

防盜章節,稍后更改。

眼看豺豹就要咬上白狐,云意歡的身體不受控的沖上去救下白狐,她一個水花擊倒豺豹,豺豹受傷嗚咽一聲摔倒在地,掙扎不起。

蜃龍見狀化為少年模樣,眉眼如畫,臉部輪廓如同刀削斧鑿,一襲紫衣貴氣逼人,“因何救它?”

“大人,我若不救下它,它就要被豺豹吃了。”

蜃龍俯腰白凈的手一把抓起豺豹的脖子,抱在懷里細細撫摸,“天不言而四時行,地不語而百物生。”

云意歡抱著白狐,心下感嘆,不愧是龍族,明明剛出生不久,卻能說出這番話。

蜃龍放下豺豹,豺豹立馬生龍活虎的轉了幾圈,想親昵的蹭一蹭蜃龍,卻有些猶疑,最終如同貓咪一般沖蜃龍叫了兩聲,轉身消失在山林中。

蜃龍看了看遠方郁郁蔥蔥得山林,又回頭看了眼碧綠的若水河,朝山林走去,云意歡連忙跟上蜃龍的腳步,看了看懷里的狐貍,出聲問道,“大人,狐貍怎么辦?”

“你既救了它,就帶著吧。”

云意歡在幻境中跟著蜃龍走過若水河左右的妖界,看著蜃龍以蚌妖的身份收服各類妖類,成為妖界數一數二的妖王,蜃龍從不透露自已的名字,眾妖類見蜃龍玉樹臨風,常著紫服,便稱蜃龍為玉面紫君。

云意歡在幻境中一直是陪在蜃龍左右最貼心,從不逾越的仆從,眾妖皆知云娘就是玉面紫君的代表。

云意歡看著云娘當日救下的狐貍終于化為人形。

那日,狐貍化為少女的模樣興奮的朝她奔來時,云意歡瞧著她的模樣,只覺眼熟。

少女扭著腰,仰著臉看著她,“云姐姐,你看我好看嗎?”

“好看。”云意歡笑著回道,還摸了摸少女的頭。

云意歡腦海中忽然想起客棧老板娘的臉,一張魅惑妖嬈,一張純真稚嫩,可兩張臉卻重合在一起。

白狐就是后來的老板娘。

白狐自小跟在云娘的身邊,日日都與蜃龍相見,蜃龍強大俊美,一顆白狐的心就這么交付了出去。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驕傲自賞的蜃龍又怎會喜歡一只小小白狐?

白狐不甘心,她心甘情愿捧出一顆心,跟在蜃龍左右。

一日,妖界忽然來了一位貌美異常,實力強悍的女子,隔壁的妖王都對她傾心不已。

蜃龍帶著她回來時,白狐漂亮的狐貍眼寫滿震驚,自家大人這是第一次從外邊帶人回來。

明眼人都看得出,蜃龍對她的不一般,他會陪她練劍,賞花賞月,煮酒論道,做盡蜃龍千年來從未與旁人做過的事。

蜃龍甚至告訴她,他的名字。

“承宇,隨我走吧,妖界有什么好?外面的世界更精彩!”

這是云意歡第一次聽見蜃龍的名號,也是云娘第一次聽見蜃龍的名號。

云意歡一時感概萬千,她不知道當日的云娘是何感受?她從小陪伴長大的蜃龍,卻不知名號,反而要從蜃龍剛認識不久的女子口中聽見。

“白月,你去哪,我都隨你去。”云意歡想抬頭看一眼高傲自賞的蜃龍說出這句話時的表情,可她控制不了自已的身體,而云娘則一直低著頭。

左邊忽然傳來動靜,云意歡本能去查看,卻看見一只白狐,漂亮的白狐眼里掛滿淚水。

云意歡食指放在唇邊,讓白狐安靜,后起身假裝什么也沒發現。

也許是戀愛讓蜃龍失察,也許是蜃龍懶得管這些小事。

最終,二人結伴離去。

而她的那句,領界妖王打過來的消息也沒能告訴蜃龍。

當天夜里,蜃龍乘月而來,“云娘。”

云意歡服身低頭聽訓,“蜃龍大人。”

“云娘,我要和白月走了。”

云意歡心中有無數句話想要問,可只聽云娘開口,無悲無喜,只有服從,“好。”

蜃龍沉吟片刻,“云娘,你們離開此處,天下之大,你想去哪兒都可以。”

云娘抬頭第一次拒絕蜃龍,“大人,我哪兒也不去,我在若水河邊等您。”

蜃龍沉默片刻,如今的他也懂情愛一事,不再是當初無知無覺的蜃龍了,“我,可能永遠也不會回來。”

云娘倔強的說道,“我可以等。”

蜃龍嘆了口氣,離開了。

而她的那句,領界妖王打過來的消息也沒能告訴蜃龍。

當天夜里,蜃龍乘月而來,“云娘。”

云意歡服身低頭聽訓,“蜃龍大人。”

“云娘,我要和白月走了。”

云意歡心中有無數句話想要問,可只聽云娘開口,無悲無喜,只有服從,“好。”

蜃龍沉吟片刻,“云娘,你們離開此處,天下之大,你想去哪兒都可以。”

https://rg/novel/127/127174/65411765.html

rgrg

穿成師徒文中的美強慘師尊 https://tw.51hj.org/Read/1163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