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 同心何處恨 二 回到首頁

番外 同心何處恨 二
穿成師徒文中的美強慘師尊番外 同心何處恨 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防盜章節,稍后更改。

云意歡自從上次在江望那兒喝多了酒險些鑄成大錯后,她對酒這東西就有陰影了。

云意歡端起酒杯,謹慎的看了眼酒杯又晃了晃杯中的液體,方舉杯一飲而盡。

酒剛流過嗓子滑進胃里,云意歡就運用靈氣把酒精逼出來。

云意歡的操作在修仙界很常見,所以別人也未說什么。

眾人幾盞酒下肚,場面就熱絡起來了。

林南久未回鄉,又見了這么多靈族后輩,難免話多起來,不是和這個人聊的火熱,就是和那個人聊的起勁。

云意歡看著場上熱鬧的人們,突然覺得有幾分寂寥,她……

她想虛谷宗了,想虛谷宗的景,更想虛谷宗的人。

“盡歡仙尊,這一次江望怎么沒和你一起來?”宴席上一位和半寒相熟的靈族人出聲詢問。

“江望出門游歷去了,所以這一次沒有帶她來。”

“原來如此。”

慕容彥見有人提起江望突然想起一事問道,“盡歡仙尊,說起來我們靈族的象征族長身份的玉牌還在江望身上。”

慕容彥說完頓了頓開口道,“按理說,江望該是我們這一代的族長,可江望身份特殊,我們內部商量了下,認為江望不適合做我們這一代的族長。”

“我們想重新在靈族內部重新選擇一位作為我們的族長。”

“可因為我們沒有族長玉牌無法進入禁地去接受族長傳承,所以想請江望把我們靈族族長的玉牌帶回來給我們。”

云意歡想到那塊玉佩對江望來說不是什么象征靈族族長身份的玉佩,而是他娘親留給他的遺物,是他從小帶到大,極為重要的東西。

云意歡沒有當場答應慕容彥的請求,只是說道,“好,慕容公子的話我定會帶給我徒弟江望,規勸他。”

“多謝盡歡仙尊。”

云意歡又想了想開口說道,“不用謝我,那枚玉佩對江望來說很重要,我不確定他是否愿意還給你們。”

慕容彥也覺得自己的做法不妥,族長本該是江望,而江望也是救了他們的恩人,他們非但不感激,反而剝奪了江望的權利。

慕容彥想了想開口道,“若是江公子暫時不想歸還,不知可否來幫我們打開禁地的大門?”

“這個門我想他是愿意幫的。”

“多謝盡歡仙君。”

慕容彥和云意歡聊完江望后,又轉頭和林南聊了起來。

云意歡聽慕容彥剛剛提起江望,心里忽然有幾分想念,她想知道江望現在到底在哪。

她閉上眼,默念口訣感受江望所在的位置,可依然是一無所獲,仿佛江望是在人間消失了一般。

她忍不住出聲詢問系統,“系統,你知道江望在哪嗎?”

系統心虛的很,可她的聲音聽起來卻絲毫不心虛,“我不知道。”

云意歡挑眉問道,“這個世界還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嗎?”

系統沉默片刻后,開口說道,“我的地圖正在更新,無法查詢,所以我也不知道。”

“這樣子。”云意歡聽系統的回答,總覺得系統是故意不想告訴她。

宴席結束后,云意歡暫時住進了靈族給她安排的房間。

次日,林南神神秘秘的來找她,“云意歡,你和我一起去找我兄長吧。”

“你兄長?林北?”

林南點頭道,“沒錯。”

“你知道林北在哪嗎?”

林南搖搖頭,對上云意歡平淡的表情似乎是在問他,那我們要去哪里找他。

林南又連忙說道,“雖然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和他可是有著血親的親人,我可以感應到他就在靈族境內。”

“可慕容彥不是說過靈族并沒有林北的消息嗎?”

林南沉默片刻后堅定的開口道,“我能確定他就在這兒。”

云意歡和林南對視一眼,什么也沒有說。

最后云意歡出聲問道,“那要去哪里找?”

林南低聲道,“跟我來。”

云意歡跟在林南身后走出房間沒幾步就在路上遇上了熱心的靈族人。

“盡歡仙尊,林南前輩,你們去哪兒?需要我幫忙嗎?”

云意歡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林南開口問道,“我帶意歡在靈族隨便逛逛,沒事兒,你不用管,你忙自己的去吧。”

“好。”那人熱情的和他們打過招呼后漸行漸遠。

林南帶著云意歡越走越偏,幾乎沒有什么人了。

“我們這是去哪?”

“我想先去小時候和我兄長常玩的地方看看,也許兄長躲在那兒。”

云意歡聽完后,毫無異議的跟在他身后,林南帶著她跑了四五個地方都沒有林北的蹤跡,別說蹤跡就連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

林南越找越沮喪,難道兄長真的不在這兒嗎?

他抬頭看向天空,冥冥中這股感覺越來越強烈,兄長一定在附近!

“還有地方要去嗎?”云意歡上前看著抬頭望天的林南出聲問道。

“有!”林南十指收攏,一字一句說道,“還有最后一個地方。”

“那就去看看吧。”

“嗯。”林南輕嗯一聲,頓了頓抬起腳朝下一個地點出發。

一路上,林南的話格外的多。

“我們現在去的地方是我和兄長少時的玩樂的密室。”

“那里只有我們二人知道,是我們獨享的秘密小天地,有時在那里一呆就是一整天,我們的父母怎么找都找不到我們。”

“你們兄弟的感情很好。”云意歡默默說了一句。

林南點頭道,“嗯,我和兄長的關系很好。”

云意歡聽著林南講述幼時和兄長的趣事,心里有微微的觸動。

她的童年只有修煉一件事,她沒有玩伴,只有各種各樣的老師陪伴她的身邊,她不知道玩樂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意歡,快到了。”林南突然停下腳步,指著前方的一座小山,“前面就是我和兄長少時的秘密天地。”

云意歡見林南停下腳步,也沒有催促他,只是安靜的等著林南。

林南看了好久,忽然伸手抓住云意歡的胳膊,身體止不住的顫動,“意歡,你說我的兄長會在里面嗎?”

云意歡看了前方的山洞,她沒有感受到生命特征,“有沒有,你進去方知道。”

https://rg/novel/127/127174/65467875.html

rgrg

穿成師徒文中的美強慘師尊 https://tw.51hj.org/Read/1163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