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道盡之上 回到首頁

第三百六十九章 道盡之上
魔道主宰第三百六十九章 道盡之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漫天光點從三星空間向下灑落,如同下起茹毛大雪,楊修用殘破的手掌支撐自己站了起來,他的身后是魔煞,是幽,是各大魔尊,是人帝林辰,人族翹楚白一瀟,是下界的四大家族,是一樣翹首的人魔聯軍……

“結束了么?”

楊修望著那破碎空間,望著那天邊的魔帝身影,喃喃道。

他運轉著體內魔種殘留下的一些余力,沖上了虛空,待飛到魔帝千尺處時,一股威壓甚至要讓楊修吐出血來。

聽得后方的動靜,魔帝也是從彷徨中回過神來,收斂起道盡之力,轉頭看向楊修。

不說旁人,只是楊修這里,他就看到了屬于魔這一族修行的無限之路,他可以想象的出,全盛之時的已經到了道盡境界的魔帝,其強悍的程度,恐怕是讓一切固有的認知駭然。

“到了我離去的時候了!”

魔帝望著三星空間的深處,許久許久,輕聲開口,這下方的世界,實際上與他之間的聯系,已經很淡很淡了,可他心中有羈絆無法放下,那外來者的印記,他需要破解,那一個個戰死的魔族戰士,他需要送他們的殘念進入道盡輪回。

魔帝對著楊修含笑,二者之間沒有言語,但楊修知道,魔帝已經將魔族的未來交給他了,他楊修會是新的魔帝。

而且,在經歷此戰后,楊修化身魔種所燃起魔族的自信和精神,足以讓魔族人對他信服,楊修也無愧于魔帝之位。

魔帝向著后方的眾魔族揮手,眾魔族戰士經歷血腥大戰后早已干涸的眼眶竟然再度被浸濕,他們也對著魔帝揮手。

“哥哥!”

終于,幽忍不住開口,他那俏臉早就被血與灰所覆蓋得看不清五官,但面容抽動,對著碎裂虛空大喝道。

魔帝聽到了,那是他妹妹的聲音,他放下了舉起的手臂,就這樣和幽遠遠對視。

他知道此番戰爭,幽付出了很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但他不能有所留戀,他必須去解決后患。

“恭送魔帝!”

一位衣衫俱裂,渾身血流的魔尊對著虛空一拜,高聲開了口。

“恭送魔帝!”

“恭送魔帝!!”

“……”

一位位魔族戰士皆是控制不住,向地俯拜而去。

“恭送……魔帝!”

人帝林辰眼中閃爍異芒,滿眼崇敬,同是身為帝王,他懂那種身不由己的感受。

魔帝微微一笑,轉身一步,踏入三星空間內,他要去解決可能威脅三星以及塵封大陸的禍患了。

“交出我的娘親,不然,我此刻即使重傷,也能踏平你所有仙島大陸!”

那些之前因為仙帝的緣故,而被迫停止降臨的十幾座仙島大陸此刻寂靜無聲,不知是因為仙帝被利用而感到迷惑,還是被此刻的楊修必死的氣勢所震懾。

片刻之后,那停在極空的仙島大陸沒有絲毫回應,楊修怒了,魔氣轟然爆炸,屬于半步道盡的實力展露無遺,直接逼得身后的魔煞和魔族戰士紛紛后退。

很顯然,楊修的話語并非無稽之談,半步道盡的實力,除了仙帝,可能神族無人可擋,踏碎十幾座仙島大陸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就在楊修打算強行沖上仙島大陸之時,他卻并未發現,那第二十仙島大陸之上,竟然是在此時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那一道道光芒交織而起,將楊修包裹而其中,而在那光芒深處,似乎是有著一道女子的身影,緩緩的凝現。

而當那道身影在凝現時,一道輕柔溫婉的聲音,卻是在此時猛的響徹在仙島大陸間,那聲音溫柔異常,但此時,卻是蘊含著一絲震怒與令得天地瞬間降溫的冰冷。

“放我歸去,我的孩兒不會遷怒于你們!”

當那道本是有些溫柔的聲音,帶著一絲震怒響徹天地時,所有在場者都是為之一驚,特別是當他們感覺到天地間突然間沸騰狂暴起來的力量波動時,就連那些魔尊,神祉,神色都是劇變,眼露震動的望著那道在光芒之中成形的女子身影。

從那里,他們竟能夠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威壓。

原本打算沖上仙島大陸的楊修,身體也是在此時猛的一震,他有些呆呆的仰起頭,望著那道在光芒凝聚中出現的女子身影,那道影子,依稀如同埋藏在記憶最深處的那道溫柔輪廓。

他從出生,便是從未見過那道身影,但是,那內心最深處的溫柔影子,卻是猶如烙印一般不曾散去,那是源自血脈的烙印,一種即便是時間,都無法抹除的羈絆。

“娘親……?”

楊修有些呆呆的喃喃出聲,聲音變得極為的嘶啞與干澀,隱隱的還有點顫抖,猶如是有些不敢相信,他苦苦找尋的身影,竟然會在此時,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道身影,不知道多少次在夢中出現,少年幼時被那些壞蛋欺負,哇哇大哭的時候,仿佛那一道溫柔的身影就會出現在他的身邊,手忙腳亂的安慰著小小的他,溫柔的聲音,沁入心脾。

而如今,那始終存在于夢境中的身影,卻是真真切切的出現了……

那種復雜得無法形容的情感猶如潮水般的涌上楊修的心頭,竟是令得素來堅強的少年眼睛都是泛紅了起來。

就在楊修黯然失神之際,一位中年男子卻是在后方人群中躊躇前行,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那綻放在仙島大陸之上的身影,那道身影是如此的刻骨銘心,即便是多年未見,依舊是無比的清晰。

那張容顏上的一顰一笑,都是讓得楊堅心神為之顫抖……

當年為了保護楊修,她選擇以其自由身換楊家的平安,可以想象那時楊堅的心中是何等的痛苦,一邊是心愛之人,一邊是親生骨肉。

這些年,楊堅承載了太多的孤寂與思念,他近乎每日每夜的都是在思念著那來自上界的女子,但他知道兩人想要再見會是何等的困難。

“墨蕓……”

楊堅望著那道倩影,喃喃道,聲音都是在微微的顫抖著。

仙島大陸上也沒有任何阻攔,似乎默認了那女子的離去,換句話說,就算阻攔又能阻攔得了嗎,這女子的實力也堪比島主,加上那下方半步道盡的少年,若是母子二人聯手,他們神族或許就真得覆滅了。

那道身影也是緩緩而來,站在了楊修的面前,眸子也是變得溫柔起來。

楊修同樣是在此時望著那道女子身影,她身著墨色長裙,她有著溫婉的容顏,那溫柔的臉頰,一如記憶最深處的那道溫柔影子,一種無法形容的情感,從內心最深處涌出來,令得他鼻尖陣陣泛酸。

這么多年來,他終于是第一次清晰的見到了她的容顏,只是卻并沒有那種所謂的陌生感,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讓得他為之顫粟。

“娘親?”

他的聲音,嘶啞而干澀,有些顫抖。

少年那嘶啞的聲音,卻是令得女子通紅的眼中再也忍不住的有著水花流淌下來,當年離開時,楊修還是襁褓嬰兒,為了保護他,她寧愿強忍著那如刀的思念與牽掛,舍去自由身。

然而不負有心人,她今天終于見到了這個小家伙,那渾身沾滿血跡的少年那一聲沙啞的“娘親”,卻是讓得她覺得這十多年的孤寂,那十多年的如刀思念,都是值了。

“嗯!”

女子紅著眼睛重重的點了點頭,旋即緩緩上前,來到少年身前,跪坐下來,那有些冰涼的手掌顫抖的觸摸著楊修那帶著溫度的臉龐,旋即展顏一笑,笑容帶著一些水花,更咽的道:

“修兒,你受苦了!”

當年在她懷中那哭哭鬧鬧的嬰孩,在這十多年中,也是成長為了挺拔少年,那張臉龐,比起當年他爹年輕時候還要俊朗。

感受著臉龐上那冰涼的手掌,再看著眼前那帶著水花,有著血脈相連的臉頰,這一刻,繞是以楊修的堅強,都是忍不住的眼淚流出來。

誰道男兒不流淚,只是未到軟弱時,十多年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這一刻,雖然娘親從他小時便是離開,但他卻并沒有絲毫的恨過,他能夠感覺到那種雖不在身旁,但卻深藏在他體內的溫暖守護。

女子見狀,先前即便是在危機四伏的仙島大陸都從容不迫的她,卻是立即手忙腳亂起來,連忙搽去少年臉龐上的血淚,道:

“對不起,都是娘親不好,一直沒在你身邊。”

雖然這些年都沒在楊修的身邊,但她卻是能夠看出后者現在的實力,她知道,能達到如此地步,楊修一定受了不少的苦。

楊修搖了搖頭,抹去淚水,這些年的磨練,他顯然是極少會露出這種軟弱的時候,即便是在老爹面前,他也從未這樣。

“娘親……我終于找到你了,我們去見老爹……”

楊修手掌緊緊的握住女子的雙手,血脈相連的感覺,令得那手掌都是遍布著溫暖。

“墨蕓……”

就在二人準備轉身的時候,一道沙啞至極的中年男子的聲音響起。

女子看向那中年男子,溫柔的眸子忍不住的泛起了一圈濕意。

當年她在上界盛會之中,初識楊堅時,他也還是個翩翩少年,二人只一眼,便情投意合,最后不顧規則,毅然在下界完了婚……

“你都變老了……”

墨蕓略顯冰涼的手掌輕輕的摸了摸楊堅布滿著胡茬的臉龐,輕聲道。

楊堅尷尬的(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魔道主宰 https://tw.51hj.org/Read/11633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