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章初五 回到首頁

第1章初五
水蕓縣迷案第1章初五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六月初五,晴天。

一陣雜亂的吵鬧聲,李信猛然睜開了雙眼。可是還沒來的及看清楚什么,就又隨著頭部突然傳來的一陣眩暈和劇烈疼痛再次緊緊閉上。

同時雙手攥拳死死的抱在了兩鬢并且蜷縮起了身子,如果這時周圍有人的話一定能看到他那瘦小的身體在不斷冒汗,并且在激烈的顫抖。

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刻還是一天?,但是對這時的李信來說每一秒都是度日如年的痛苦難熬。只有耳邊的爭吵聲依然在繼續。

可現實僅僅過了片刻,只見那佝僂著的身體突然停止了顫抖,頭部疼痛也瞬間消失,好似不曾存在過一般,只有用力攥緊而導致發白的雙手和急速跳動的心臟證明了剛剛劇烈的疼痛并不是幻覺。

舒展開身體后逐漸清晰的聽到了那一直存在于耳邊的噪音,好像是一群孩子在為了什么爭吵。這吵鬧的聲音在李信心跳加速頭痛難熬那段時間,聽來就如同一千只蒼蠅那般,不僅嗡嗡嗡吵的讓人腦殼疼,還有些反胃想吐。

隨著疼痛的消失,渾身的不適也逐漸退去,不過李信只是斜眼撇了一下旁邊打架的幾個孩子便回頭不在理會了。

一個激靈,李信猛然坐了起身來,之前疼得顧不上其他的,現在突然渾身打了一個哆嗦,怎么感覺身上涼颼颼的。自己沒被人送去醫院也就罷了,難道還被路過的人打劫了?趕緊摸摸身上并低頭查看,

“嗯?我的衣服呢?身上這塊兒破布是什么玩意?”

破破爛爛的,而且四處漏風,好似從任何角度都可以看得到肉似的,只看了一眼,李信便明白

“這應該是一個只能起個心理安慰作用的褲頭兒。”

“不對,我怎么變小了?”

李信看著自己瘦小的身體一呆。失神片刻后,趕緊撩起褲頭,還好什么零件都不缺。

剛舒了一口氣,卻又轉頭看向旁邊的那三個孩子,雖然周圍的參照物不多,三個孩子一個光著屁股,一個穿著半截的破爛褲子,另外一個還好一些,穿著滿是補丁邊角襤褸的衣服,但這樣式明顯不對啊。

趕緊站起來環顧四周,雖然沒有幾棟建筑,但是那樣式古舊稀疏低矮的小土房和不遠處的河水清晰可見。

“不對啊,這跟我被撞的地方不一樣,我不是在去打工的路上么?這周圍怎么空蕩蕩的啊?”

李信作為一個孤兒,靠著社會捐款的資助上了學,直到高考后,他毫無意外的考入一個三流大學,而大學兩年期間,也理所當然的沒有女朋友,甚至沒有幾個朋友。

他生活就是簡單的三點一線,上課,打工,睡覺,毫無目標,也漫無目的。

他不傻,有些時候甚至還很聰明,他只是不知道為了什么而活著,但卻也還不想死。。

他那單調的生活中唯一可以稱為休閑或是愛好的事情就是看看,只要看的進去,現實中的壓力和迷茫就會短暫的消失。也因為他的漫無目的和對生活的迷茫,因此他看的也從來不挑分類和風格。

李信不怎么喜歡上課,每當他上課的時候,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轉移他的視線,哪怕只是窗外一點小小的聲音。

反而每當他沉浸在中的時候,耳朵就好像失去了作用一樣,他總能被書中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人或事吸引,讓他真正的沉浸其中,因為這個在上學期間沒少被老師罵。

用他的話來說,我一個人就可以玩兒的很開心,就算我沒朋友,我也可以自己造,況且我也不需要太多的麻煩。

這時候就算對面床鋪的呼嚕聲,隔壁床鋪的游戲聲和下鋪飄上來,似乎是有著扭曲空氣一般威力的腳臭都好似不存在一般。

當然,除了他的性格之外,還有一個很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沒錢去愛好別的。

所以他只要有一點點空閑的時間,就會掏出他那登錄二手交易網上買來,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手機看會兒。

毫無疑問他看的從來都是盜版的,每次都是趁同學休息或是吃飯的時候,短暫借用一下電腦,抓緊時間一口氣下載很多部,然后慢慢看。

好在他還有一點自知,從來不會因為不喜歡就理直氣壯的去正版評論下面罵人,只是直接刪掉而已,這很簡單,但他觀察后對一些人來說卻好像很難。

有時他也會被同宿舍的開玩笑道:“你又看盜版了”。

李信便會睜大眼睛說:“你怎么憑空污人清白、”

“什么清白啊,我親眼看到的”

李信爭辯道:“這也不能單單怪我啊,作者自己封面都是偷的別人的圖,卻讓我去支持正版,怎么能欺負老實人呢???”

每當這時宿舍內外便充滿了快活的空氣,只是不知道他們分別都在笑什么。

就這樣平淡的生活,直到今天他還是一如往常的在一邊低頭看,一邊走路趕去五站地之外的臨時集合地時改變了。

不要意外,只是走路五站地而已,對李信來說為了省這一塊錢,選擇直接走過去是很正常的事兒。

對于之前的事,他也只是記得自己失去意識之前好像聽到身后有人在尖叫。

不過剛剛抬起頭來還沒等他轉身看看具體發生了什么,就突然被一股大力撞擊飛了出去,不等落地他就眼前一黑。(你看,不讓在馬路上玩手機的吧,這不就出事了。)

而這時站在路邊的李信一臉懵逼的正在納悶,

“我怎么一閉眼一睜眼就到這兒了?”

“這地兒是在哪啊?”

這時只見旁邊打架的幾個孩子中,有一個突然把手中的木棒用力向對面甩了出去,轉身朝著李信飛奔過來。

也不管李信是不是正在納悶發呆,邊跑邊喊“二胖,快跑”,說著就拉起了李信的胳膊開始狂奔。

隨之而來的意外打斷他的思路,跟著拉扯不由自主跑起來的李信漸漸的回想了起來“對,這是在叫我,7歲時父親找了村里老先生給我起的大名也叫李信。

“二胖”是父母起的小名,沒什么復雜的原因,就是單純的剛出生時太瘦太小了,希望自己以后能長壯實一點罷了”

“前面那個穿著半截褲子,一條褲腿長一條褲腿短,還露著半個屁股狂奔的那個人叫二狗子,當然也是小名兒。

九歲,比自己大一歲,也是前兩年才起了大名兒,叫李武。

和自己家離著不遠,只隔著幾條街,天天一起玩的那個。”

“我這好像是穿越了啊?時代感都不一樣。”

不過他也沒什么牽掛,在哪活著都是活,他也不是那么在乎。

“也不知道隔壁打游戲的室友,還能不能想起來,我還欠他五塊錢。”

在不斷的回憶中,跟著二狗子在胡同里七拐八繞,最后終于把鐵蛋兄弟倆甩掉了。

村里的胡同就是如此,不像城里整整齊齊的,村里都是彎彎繞繞,時而寬時而窄,總是在你覺得有路的時候突然堵死,又總是在看似無路的時候,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里出現一個僅能一人通過的縫隙。

也許是誰家倒掉的破墻,也許是誰家荒廢房屋的茅房。在這里認路全靠腿,只有跑的多了才能認的清。

奔跑了一陣之后終于停了下來,兩人拄著膝蓋不斷的喘著粗氣,李信感覺肺部火燒火燎。

還沒等緩過勁兒來,就聽二狗子,氣憤的罵道

“今天鐵蛋兒兄弟倆太不是東西了,居然偷襲你,剛剛是砸到你頭了吧?你沒事吧?”

“不過等下回他倆分開,我一定要好好的揍他們一頓”

“今天跑的急,把我的寶貝兵器都丟了,回頭兒還得去小樹林找一個好的。”

“走吧,回家了,明天在報仇”

他口中的鐵蛋兒兄弟就是剛剛追著他們跑的兩個人,

哥哥鐵蛋,九歲,大名張威。

弟弟土蛋,七歲,大名張力。

兄弟倆雖然差這兩歲,但長的很是壯實。不過就算他們也有了大名兒。

但除了學堂的先生之外,不管是周圍的孩子還是家里的大人,從來沒有人這么叫過他們。

村里的孩子都是如此,小的時候隨便起個小名,小狗子、二疙瘩,鐵娃、棒槌什么的。

據總是在村西頭曬太陽的三太爺說是因為

“賤名好養活,小鬼兒不來拿,閻王不記著。小孩就是最容易夭折的階段,就得起個土氣的名字,不能起太正經的,等長大一點在給你們起大名兒”

其實李信知道,除了之前的那個說法還有一個原因。在這年代,一般村里人的小孩能不能養活就是個未知數。只有長大一點壯實一點之后,確定能養活了才會起名,太小的孩子,家里條件不好的,今天起完名,明天就可能死了,所以是沒有早早起名的必要。

只有家境富足的人家,才會早早的就選好名字,當然他們是沒這個待遇的。

說著就又走了一段路,到了胡同口,二狗回頭對李信說

“我先回去了啊,你自己沒事也早點回家吧,免的在被包圍了。”

“對了,別跟你媽說我今天打架的事兒啊,不然我媽準揍我。”

說完就直接跑了,看著二狗子小跑兒著消失在胡同的身影,李信猶豫了起來。

我是該回哪個家呢?

水蕓縣迷案 https://tw.51hj.org/Read/1184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