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章樹林 回到首頁

第4章樹林
水蕓縣迷案第4章樹林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兩人急匆匆的跑回了家,等李信跑到村口空地集合的時候,卻看到二狗早就在那等著了,

正蹲在那不知道在干什么呢。

在一看不遠處樹下原本在曬太陽的老人們,卻都開始收拾板凳拐杖要往回走了。

兩人也不管這些,徑直就往村外的樹林走去,不過剛走沒多遠,就聽到三太爺爺喊道:

“二胖子,二狗子,你倆別跑遠了,天要陰了,早點回家,別讓你們娘擔心。”

“嗯,知道了三太爺爺,你快回去吧,我倆一會兒就回家。”

雖然二狗子這么回著話,但是腳步卻沒有一絲的停頓。兩人直奔村外荒樹林。

說道二胖子的小名,小李信曾經還問過母親,

“娘,家里我也沒有哥哥姐姐什么的,怎么叫我二胖啊。”

誰知李母卻說道,

“人家二狗子家里不也就他一個人么?不也還是叫二狗?”

“怎么你有意見?還是說你也想叫二狗不成?”

小李信聽完,連忙說道:“別別別,我現在叫二胖就挺好的。不用在改了。”

一路上二狗子還說道:

“我上次找的那個兵器就是在那,一進去往右拐的一片柳樹林里找的。”

“這次咱們還去那,肯定還有好的”

“這次啊,給你也找一個,咱倆以后就是水蕓縣雙俠了”

“對了,這次在準備一個短的當暗器。”

說到暗器,就想到了二狗父母,他們也都有一副暗器。

他父親的是一條捆仙繩,用金屬做的把手,也不知是用動物的皮還是筋編制的繩身,揮舞間總是伴隨著啪啪的雷鳴聲,以及二狗的慘叫。

不用的時候都會纏在腰間偽裝,一般人根本看不出來。

而二狗的母親就更厲害了,有一對兒番天印,平時家里進來任何妖魔邪物都可以吧唧一聲,讓對方爆裂而亡。

不用的時候都是隱藏于腳下。使用的時候由于威力太大,以及為了保持身體平衡,所以一般只會把其中一個拿在手中,并伸手指向二狗,口中呢喃不斷的念著咒語,“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隨著兩人一陣閑話,就聽二狗喊道:

“到了,到了,跟著我啊,這可是我的秘密基地”

只見二狗,七拐八拐的穿越一片雜草堆,又穿過一片土丘就到了一片林地。

這片林地頗為平整,長滿了柳樹,大的小的,歪的斜的。

還有幾顆特別老的,垂下了密密麻麻的柳條,而樹干表皮卻干枯開裂,好似結痂的傷口,又好像扭曲的人臉一般。

樹下盤虬的樹根間也橫七豎八的長著各種樹的枝丫,只是全部沒長多長就都枯死了。

這時只聽二狗喊道:

“二胖,你也找找,就在這附近。”

“咱們找快點啊,天陰了還要趕緊回去呢。”

李信本就是陪著二狗出來的,自己也無意去找什么所謂的“兵器”。

看了一會二狗在樹林間不斷的穿行,自己就開始在四處閑逛。

別說,這地兒還真不錯,挺靜謐的一塊土地,上有樹枝遮陰,腳下還挺平整,沒有太多的崎嶇與山石。

尤其是幾個老樹之間更是留出來了一塊空地,而頭頂的樹枝相互交疊,由于透光不太好,下面什么都長不起來,而老樹根又延伸不到,不像樹干下面的樹根很多都裸露在外。

而這里平平整整,只有一些不高的雜草。好似一片天然秘境似的。

又在周圍轉了幾圈之后,天已經越來越陰了,可是二狗還是沒有找到他想要的兵器。

好似一找起來就忘記了,剛剛自己才說過的,要趕緊回去的話。

陰云越積越重,天色也越來越黑。忽然天邊一聲炸雷,

咔嚓。

好像時間按鈕一樣同時暫停了李信和二狗子兩人低頭尋找的動作。

僅僅過了幾秒,一道白光閃過伴隨兒來又是一陣轟隆隆的雷聲,又像是瞬間激活了兩人,只聽二狗喊道;

“來不及回去了”

“快,躲雨啊。”

說完就一陣小跑鉆進了最大的那顆大樹下面,緊緊抱著樹干。就算這樣也還喊呢:

“二胖,快點,一會淋你一身,可不怪我啊。”

李信也下意識的就向著二狗的方向跑去,剛跑兩步,突然想到,“不對啊,萬一雷下來了,劈到樹,倆人不就完了?”

一看二狗還挑了一個最大最高的,雙手雙腳緊緊的抱著樹干,而頭卻面向自己。

“這是典型的找死型選手啊”

這時候根本就不是解釋的時機,李信急忙喊道,

“這兒一會下起雨來肯定漏水的,快,跟我走,我剛剛看到西邊土丘邊上有個洞,咱倆去那躲躲。”

說完兩人便向西邊跑去,只是剛跑幾步,大雨就突然而至,一開始就是瓢潑一般,打在樹上嘩嘩直響。

不過幸好轉過幾個彎,他們也已經看到了那塊凹陷。

這里說是洞也稱不上山洞,就是一塊凹陷進去的山壁,一眼就能看到盡頭,撐死也就兩米多深。兩人小跑兒著就趕緊躲了進去。

等二人跑進去后,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在一打量四周,發現這地兒還不錯,雖然不深,但卻很寬闊。

而且腳下地勢偏高,雨水也倒灌不進來,還挺干燥的。

說著二狗就像巡視領地似的把這地兒繞了一圈,一邊繞還一邊說道:

“這地兒不錯啊,歸我們了”

“以后這就是咱們組織的第二個秘密基地了。”

李信一聽就意識到,“什么?自己還有個組織?而且聽二狗子的口氣是好像也有他。”

二狗子轉頭看到李信站在洞口一副不解的表情,也就解釋道:“你忘了?就咱們兩個前幾天成立的那個秘密組織啊。”

“還秘密組織?那咱們組織的秘密是什么啊?”李信小心試探的問道。

二狗子聽完也是一愣,停下了巡邏的腳步。

“啊?難、、、難道必須要有秘密么?

哎呀,算了,回去以后我在想想咱們倆有什么秘密。

等我以后學會了寫字,再記下來。”

這時候李信也是一樂,終于弄明白了過來,原來只是個游戲啊、、、

等二狗巡視了一圈領地之后,就又走了過來,直接蹲在了李信旁邊,兩人在洞口看著外面滂沱的大雨。

“這天兒也還不晚呢,下起雨來了真黑啊,跟晚上似的”

“你看那的那顆大樹,像不像是人臉在流淚啊,一定是有什么冤魂作祟。”

“白天的時候看著這些樹疤裂痕也沒什么啊,這一下雨看著還挺恐怖的。”

“對了,聽三太爺爺說,柳樹林里還有一個很恐怖的鬼故事。我跟你說啊,那個人可慘了。”

聽著二狗越扯越遠,李信連忙拉回話題,道:

“是啊,陰云很重,不過這么急的雨,看樣子也下不久,一會就能停。”

二狗被打斷之后也就不在繼續剛才的話題:

“嗯,咱們進了樹林就一直往西走來著。”

“等一會雨停了,咱們直接從西邊走,從墳地穿出去,然后就能直接回村了”

李信還正在猶豫,怎么回去,要不要按照二狗說的,走墳地,抄近路。

正在想著突然就被二狗拍了一下胳膊,說道:

“二胖,你看那個樹杈,是不是特別好”

“筆直,順溜,而且夠長”

說著二狗就伸手指向了林間的一個方向。

辨認片刻,只見那里確實有一段樹枝冒了出來,平時還不容易注意到。

這時因為下雨,把周圍的雜草和樹葉都打濕壓了下去,這樣才顯的那段樹枝特別明顯。

還沒等李信說什么,二狗就冒雨沖了過去,只見他攥緊樹枝往膝蓋上一撅一扯,就拽了下來,把樹枝連同樹葉都托在身后,趕緊跑回了山洞。

回來后,抖了抖身上的水,又甩了甩樹枝上的雨水就開始了他對自己“兵器”的加工。

一邊清理還一邊嘟囔:

“哈哈,這會沒白來,還以為今天要白跑一趟呢。”

沒一會功夫兒,二狗就把自己的“兵器”加工好了,還在洞里比劃,揮舞了幾下,一副頗為順手的得意模樣。

兩人又等了片刻,大約十幾分鐘雨就越來越小了,慢慢的雨水停了,沒有一絲風聲,天空還是那么陰沉,仿佛馬上就要進入深夜一般。

原本的道路也變的泥濘不堪,李信知道,雨水會不斷匯聚最后一起流入南邊的蕓水河里。

每當下雨的之后蕓水河也就不復望日的平靜,明明是條不大的河,卻好似有龍王在里面發怒一樣,河水翻滾波濤洶涌,很是嚇人。

兩人又等了片刻,確定雨確實停了,應該不會再下了,就走出了山洞。走上一片土丘,辨認了一下方向,沒一會二狗就甩動著自己新找的“兵器”指向了西方,

“走,這邊。”

“咱們走快點,免得走一半后這雨又下起來了,那樣咱們就白躲了”

說完后,二狗就一棍當先,在前面開路。

天越來越黑,周圍寂靜的連個聲音都沒有,只有二狗的“兵器”不斷抽擊樹枝和雜草的聲音。

兩人一路緩緩前行,也不斷深入的走向了張家村的墳地。

水蕓縣迷案 https://tw.51hj.org/Read/1184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