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5章墳地 回到首頁

第5章墳地
水蕓縣迷案第5章墳地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走在濕漉漉的叢林里,雖然雜草斷枝也沒有多少,而且二狗也在不斷用他的兵器開路,但是二人的身上還是越來越濕,尤其是兩條褲腿,早就濕透了。

周圍沒有風聲,二人卻感覺四面八方都有陣陣涼意要滲入骨髓。

林地間的樹木越來越稀疏,柳樹也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的樹干相對筆直挺拔的槐樹。

二人抬頭也能清楚的看到天空,只是天空越來越暗,陰沉的好像要壓下來一樣。

周圍的樹干上的傷疤和裂痕也越來越多,甚至開始變的密密麻麻。

這時走在前面的二狗壯著膽子說話了:

“要我說啊你就是膽子太小了”

“就我,別說走個墳地,就算去水蕓縣城里抓壞人,甚至看個死尸我都保證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李信聽完

“哦?那你跟我說說之前那個柳樹林鬧鬼的故事啊。”

“這。。這個不行,那。。那個是柳樹林的”

“我們現在是到槐樹林了,馬上就要到墳地了,不是一個地方的,不能說,說了也不嚇人。”

李信聽完嘿嘿一笑道,

“哦,那要不我給你說一個荒墳死尸的怪事?”

二狗這時趕緊轉身揮手

“別,別,別。”

“這。。這路真不好走啊,我們還是趕緊回家吧。”

“萬一回去晚了,你媽打你可別怪我啊”

李信知道這是在說他自己,看著前面二狗害怕的模樣,也不在嚇他。

“要不咱倆一塊走,我不跟在你后面了。”

二狗聽完,長舒一口氣

“對。。對,咱們一塊走。這樣離我近點,你要是摔倒了我還能及時拉你一下。”

說著二狗就又伸手拾起了一根槐樹樹枝,并把手中的兵器遞給了李信,二人開始并肩前行。

走了沒多久,就看到了前面隱隱約約的土丘,只是有的前面立著石碑,有的是立著木板。

李信知道這是到墳地了,那些土丘都是一個個的墳頭。

越走越近,兩人漸漸的看到了散亂在墳頭之間,各種倒伏在墳邊,燒剩下個邊角的紙人紙馬,還有花圈。

走進之后看的越發清晰。剛剛下了一場急雨,把周圍一切都打濕了,那些紙都破破爛爛,上面畫的東西和寫的文字也都被水浸濕,模糊不清,一片片都好像扭曲的冤魂似的。

隨著不斷的深入,二狗離著李信越靠越近,手中枯萎的槐樹枝也因為毫無韌性,早就斷成了好幾截。

不過二狗始終沒有扔掉,也許是害怕的忘記了扔掉,在去重新撿一個,也許只是潛意識認為手里拿個東西,心里更踏實一些,至于有沒有用根本沒去考慮。

突然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傳入二人的耳中。周圍實在是太安靜了,那陣聲音模模糊糊,二人也精神不太集中,好像聲音就在耳邊,又好像聲音在很遠的地方傳來。

他們瞬間挺住了腳步,也停止了身體的所有動作。可是過了三秒之后,二狗這時好像才剛反應過來被嚇了一跳似的,突然就啊了一聲,隨后就把手中的半截樹枝胡亂的扔了出去。

也不知道二狗把樹枝扔到了什么地方,李信也只是聽到一聲輕微的落地聲,便什么都沒有了,周圍又變成了那么的寂靜。

李信看了看二狗那無風自動的褲腿,伸手就把之前二狗給他的兵器還了過去。

二狗伸手就接了回去,李信只感覺到了二狗的力氣很大,不是接過去的,而是直接拽了回去。

看著二狗渾身都要僵硬似的,李信連忙說道:

“沒事沒事,可能是下雨了,誰家的花圈倒了。”

隨著李信的發聲,二狗好像一下踏實了很多,腿也不顫了,身子也不抖了,一瞬間挺直了腰板兒,大步向李信走來

“想什么呢,我。。我才不是害怕呢”

“只是剛剛下雨著涼了,冷的打了個哆嗦。”

“對,就是這樣。”

看著二狗子緩過了勁來,李信也不戳穿他,只是低眼看了一下二狗子他那用力攥著“兵器”的右手,蒼白緊繃,骨節突出,好像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似的。

心里就知道他還是在害怕,就連自己這么明顯的安慰都沒有多余的心思去考慮。

花圈倒地的聲音和咯吱咯吱的似是咀嚼似是撲棱的聲怎么可能一樣。

不過二人都好似自動忽略的這些,哈哈一笑又重新開始前進。

周圍還是那么寂靜,安靜的就像他們的笑聲和剛剛的咯吱聲音全都是幻覺,只是兩人都聽錯了,僅此而已。

而二狗子好像也是為了壯膽一般,用力揮舞著手中的“兵器”,不斷的制造噪音。就像這樣可以驅趕掉心中的恐懼一樣。

又走了一段,寂靜如常,什么都沒有發生。二狗子也漸漸的回復了信心,揮舞兵器的右手也不在那么僵硬有力,而是隨意的甩動者,并四下張望著周圍的一切。還一副輕松的模樣說著:

“我就說嘛,哪有什么怪鬼。根本存不在”

“我。。我。。我一定能都打跑,就算他們出了來我也不怕。”

李信聽著他的話就明白了,二狗子還是害怕,表面很穩,實際上心里慌的不行,連自己的胡言亂語都沒發覺。

二狗子的嘴里嘟嘟囔囔的,又開始了一個人走在了前面,努力證明著自己什么都不怕,好像這樣就真的能給自己打氣了。

走在后面的李信又是好笑又是安慰。

突然,李信看到走在前面的二狗子不動了,好像被人定身一樣,渾身僵硬的直挺挺向后倒了下去。

直到倒下他手中的兵器也緊緊握在手中沒有松開。

這一變動嚇了李信一跳,以為二狗子出了什么事。急忙三兩步跑了過去。

跑到身前剛一蹲下,就見二狗子突然連手里的兵器都不管了,雙手緊緊抓住了自己胳膊。渾身顫抖的說道,

“二胖啊,我好像看見了一雙人眼,發著綠光,在直勾勾盯著我。”

“我。。我。。我。。”

“我們不是遇見鬼了吧”

李信連忙拾起二狗子扔下的“兵器”,并同時問道:

“在哪,我去看看。”

只見二狗子一把抓住李信

“別,你別去,我們趕緊走吧,別管了”

李信卻堅持到,

“不行,不能直接走,你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么?”

“萬一他會跟著你回家呢?”

二狗嚇得渾身哆嗦的更加厲害,

“這。。這怎么辦啊。”

“我。。我要找我媽。”

李信看著二狗子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說道:

“別怕別怕,萬一只是野狗呢,我們過去一嚇唬它就跑了”

說著就扶著二狗子站了起來,伸手指向一個墳頭后面問道

“是在那么,咱倆一塊過去,你跟在我后面。”

說完就二狗子就亦步亦趨的跟著李信,開始一步步的向那里挪。

周圍寂靜壓抑,二人渾身緊繃,李信攥著木棒走在前面。這時卻聽到身后的二狗子說道,

“二胖,我害怕啊”

“我。。我感覺我褲襠涼颼颼的,是不是有小鬼兒趴我屁股上了啊。”

“我不。。不敢回頭,你幫我看看啊。”

而李信連頭都沒回,只說了一句,

“沒事,尿褲子了。剛剛扶你起來的時候我就看見了。”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

“嚇死我了,沒事回家就說是被雨淋的。”

李信聽完后便想到,

“只是這雨好像認路啊,只淋濕了褲襠。”

不過隨著二狗子的一句話,好像周圍壓抑的氣氛一下就輕松了下去。

李信也不在慢慢挪動,而是直接疾跑兩步跳到了目標墳頭的側面,還伸手用手中的木棒指著前面。

然而隨著李信跳出去,他面前什么都沒有,只有一些胡亂生長的雜草。

等二狗子也跑過來后,兩人在周圍查看了一圈什么都沒發現,只看到和其他墳頭一樣的紙錢,和各種碎磚亂石,連腳印都沒有。

李信對二狗子安慰到,

“看,什么都沒有吧,你肯定是眼花了,你就是自己嚇自己。”

“想太多了,走吧,我們趕緊回家”

說著兩人便起身離開,趕路。

只是在幾張紙錢下面的一堆干燥的浮土誰都沒有發現。

水蕓縣迷案 https://tw.51hj.org/Read/1184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