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8章小河流淌 回到首頁

第8章小河流淌
水蕓縣迷案第8章小河流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等打消了二狗子的疑慮,二人也快步趕路起來。

二狗子拿著他手中的兵器繼續在前面充當著開路先鋒,看來他是真的很喜歡這個新的“兵器”。經歷了這么多事兒,居然還拿在手里,李信還以為他會在路上丟掉呢,心里想到,看來他還真是在乎他的兵器啊。

一路上二人沒在多說什么,很快就又回到了柳樹林。再次回來后,李信看著那低垂的柳條,現在比之前壓的更低了,也不知是因為下雨了,還是因為空氣太重了。

兩人走在柳樹之間,高處的柳條還會時不時的滴下幾滴雨水,有的砸在地上,有的卻會滴在身上。

滴在衣服上還好,但是每當有雨水滴進二人脖子里的時候,他們都會不自主的打個哆嗦。而開裂的樹干也好像是有人在冤屈的流淚。

天空更加陰沉,氣溫也降到了更低,二人也都開始感到了絲絲涼意。之前連跑帶蹦,又是各種驚嚇,他們根本沒有多余的閑心去感受什么氣溫降低的事兒。

走了片刻后李信對二狗子說道:

“二狗啊,你有沒有覺得冷啊?這天兒怎么感覺涼涼的?”

誰知二狗子聽完后卻好似瞬間不冷了一般,反而笑道:

“冷什么冷啊,你就是身子太虛了,長的太瘦了”

說完還比劃了幾下胳膊,

“你看我,這才叫男人,火力壯的不行。”

“這點小雨兒算什么。咱渾身都散發一股濃濃的陽剛之氣。你看我剛剛在墳地里,一點都不怕。”

聽完二狗子的吹牛,李信一臉嫌棄的就捂著鼻子向側面大幅度很夸張的跨了幾步。

好似是被他的濃濃陽氣嚇走似的,誰知二狗子看到后反而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說道:

“嗨。。嗨,別裝啊,我身上根本沒味兒,早就沖淡了。”

這時二狗子卻聽到,遠離自己的李信小聲說道:

“你那是泡在味兒里習慣了,我可不一樣。”

誰知二狗子卻依然滿不在意的揮手道:

“去,去,去,別瞎說,在說我蹭你一身啊,你可是跑不過我的。”

李信連忙閉嘴不在繼續這個話題,兩人繼續往回走,只是不同的卻是見二狗子走向河邊的腳步比之前又加快了幾分。

沒多久兩人就到了河邊,而這時的蕓水河,一副波濤洶涌的模樣,也不復往常的清澈,變得渾濁了很多。小小的河里居然也有了似模似樣的浪花。

而這時的二狗子早就等不及了,那還會和李信一樣慢吞吞的平穩走路。早就向著河邊一路小跑著過去了。

李信連忙喊道:

“注意點,剛下了雨,河水漲了,不要去深處。在河岸邊上洗洗得了。”

“洗完就直接回家了,都餓了,該吃飯了,別多找麻煩。”

二狗子卻頭都沒回的答了一句,

“你就放心吧,沒事而的,就我這本事你還不知道么。我在河里游泳洗澡的技術,那是一絕。”

“我敢說,在咱們村兒里沒人能比我厲害的。”

剛說完二狗子就跑到了河邊,不過雖然吹牛把他說的夸張,但確實沒有深入河水,只是蹲在了河邊,一把就脫掉了褲子。開始在身上撩水洗澡。看來他也并不是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毫不在乎。

只是連洗澡都擋不住他的嘴,還在對李信說著:

“二胖啊,你也洗洗得了,跑了那么久,還在墳地了轉了一圈,洗洗你身上的晦氣,我保證你洗完后渾身輕松。”

李信聽著他著說話的口氣,說的好像這河水是他家開的澡堂,有什么療效一清二楚似的。雖然不把二狗子的話放在心上,但自己身上也確實難受。

先是被雨淋,又是在墳地里驚嚇一次,最后還被狗追的狂奔爬樹上掛了半天。

回來的路上又感覺涼涼的,身上早就難受的不行了。

于是也打算去洗洗,只不過他卻沒有跟二狗子一起,而是又走了幾步到了不遠處的橋下,橋下有一塊兒安穩平整的地面。

踩了幾下看著挺穩的,水面也沒有漫上來。于是就把衣服脫了放在了石頭上,又走了幾步蹲在水面前,開始洗手洗腳,洗著的同時看著身上之前爬樹劃傷的幾處小傷口,早就不在就流血,沒事了,

雖然當時看著流血出來,好像挺嚴重的樣子,實際上就只是蹭破了點皮兒而已,沒一會血就自動止住了。

李信小心的清洗著身體,看著自己那細細的胳膊腿兒,不由感嘆

“唉,真是一副瘦弱的身體啊,以后我得多吃點,好好鍛煉鍛煉,就算不能像二狗子那么牲口,也要像個正常人似的才行,不然萬一自己長大后還是又瘦又矮的,媳婦都找不到怎么辦。”

而這時在不遠處的二狗子已經撲騰撲騰的洗完了。

正在插著腰兒光著屁股站在河邊,兵器插在了身旁的地上,還把褲子掛在了上面。他嘴角扯得老高。也不知道他是在笑什么,也許只是窮開心而已。

只見二狗子晾了一會之后,轉身拿起褲子開始清洗,雖說是清洗,

但實際上就是拿起褲子在水里涮涮,連搓幾下都懶得搓。彎著腰手中拿著褲子好似新兵器似的,在河里不斷的畫著圓圈,嘴里還嗷嗷的叫著,好像正在跟誰大戰三百回合一樣。

這幅場景一下讓李信想起了自己小的時候,曾經的自己也跟二狗子差不多。

手里隨便拿根棍子,就敢幻想自己是個猴兒。

拿個變身器,就敢幻想自己是凹凸曼。

此時的二狗,左轉一會兒右轉一會兒,也許是轉的煩了,也許是喊的累了,就慢慢停了下來,撈起褲子來開始擰干水分。

二狗子眼看著就快要把自己收拾干凈了,就頭都不抬的對李信喊道:

“二胖,我快洗完了,你洗好了沒啊?,洗完了就回去了。”

“。。。。。。”

等二狗子穿好褲子,還是沒等到答復,就開始系他那一段破布條做的腰帶

“二胖,你干嘛呢,洗完沒啊”

“在那站著發什么愣呢?”

“。。。。。。”

這時的二狗子只見李信已經穿好了衣服,正背對著自己,直立立的站著,一動不動,也沒有回答自己的話。

便皺眉納悶,直接站起來伸手拔出自己的“兵器”就向李信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喊著:

“二胖,你聽見沒有啊”

“二胖,你說話啊,別發愣啊。”

“二胖,你看什么呢?”

二狗子不斷喊著李信的小名,越喊走的越快,走的越快喊的聲音也越來越大。緊跑幾步馬上就到李信身后,這時又喊了一遍

“二胖,你看什么呢?”

這次只見李信并沒有在一動不動,而是直接轉過了身來,對他說道:

“沒事兒,只是看到個人頭。”

水蕓縣迷案 https://tw.51hj.org/Read/1184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