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2章見官 回到首頁

第12章見官
水蕓縣迷案第12章見官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都到此地了也沒什么可擔憂的了,反正瞎擔心也沒用了,便和二狗子一起邁步向面前的亭子走去,只見前面的亭子里面一坐一站兩個人。

只能大概遠遠的看到,站著的那個就是一身捕快服的張沖,而坐著的那人,身材修長,穿著一身青色長衫,正在慢悠悠的品茶。

此時的李信只能看到那人的側面,等走的更近之后,

只見那人大概四十來歲面容,略微發福,白凈的皮膚但神情卻是清澈堅毅,頭發也打理的整整齊齊,一絲不茍,修長的手指一看就不是經常握刀的人,

而桌面上的茶壺茶杯都擺的整整齊齊,好像用尺子比過似的。

等李信和二狗子走近之后,那人卻率先開口了:

“行了,兩個小娃娃也別跪了,直接說說怎么回事吧。”

看這直入主題的干脆模樣,李信才切實感受到,這確實是個真正做事的官,多說廢話沒用。于是李信便彎腰直接答道:

“回大人,事情是這樣的,就在今天下午。。。。。。”

隨后李信就又把今天發現人頭的經過說了一遍,全程低頭,

但在不斷訴說的過程中卻悄悄斜眼不斷打量四周,只見周圍不管是凳子的擺放,花壇的圍磚,甚至于周圍觀賞灌木和花的高度都是極其平整,

打量一番后頓時想到,“這么規規矩矩,難道這縣太爺還有強迫癥不成?最少肯定是個生活精致的人。”

沒一會李信把全部經過都描述了一遍,之后便停了下來。等著對面的回復,直到等了盞茶的功夫才聽到聲音說道;

“嗯,我知道了,你們兩個下去吧。”

果然如此,正在李信打算轉身走的時候,旁邊一直安靜當雕像的二狗子卻著急的說話了:

“青天大老爺,小民一直敬仰大人庇護百姓為民伸冤,懇請大老爺給個差事,讓我們二人跟隨二伯做個跑腿兒的。”

聽到如此突然的請求只見對方眉頭一皺,轉頭對站在旁邊的張沖說道:

“這是你的子侄?”

張沖連忙拱手,干凈利落的回道:

“回大人,是的,他二人都跟我是張家村人。”

這時只見對方放下手中的茶杯,輕輕敲了敲桌面像是在思考什么,片刻后說道:

“既然是自己人,那便罷了,你自己安排吧。”

隨后揮了揮手,對張沖說道:

“行了,你們都下去吧。”

“另外這個案子你要盯著,盡早早日把兇手捉拿歸案。”

張沖一聲應下就帶著李信二人退了出來。剛一走遠就一下拍在了二狗子的腦袋上,說道:

“你這小子怎么回事,怎么也不跟我打聲招呼啊?”

“弄得我一個措手不及,就這么點兒事兒用的著縣太爺么?跟我說一聲,這種小事我自己就定了。”

二狗子這時也不惱滿面嘻嘻哈哈的模樣,對張沖說道:

“二伯這不是怕您不答應么?您就別生氣了。”

“再說我倆也不如您家的江遠學問好,將來要考秀才的,我們這不是想著給自己以后找個出路么?”

聽完二狗子的理由,張沖嚴肅的一張臉瞬間逗樂了,笑罵道:

“你小子才多大啊,就找出路。毛兒長齊了么?趕緊回家,不然讓我跟你們父母怎么說啊?”

二狗子聽完看張沖沒答應,急的都開始圍著張沖轉圈了,纏著張沖二伯長二伯短的叫著,一副非要讓他答應的樣子,看那氣勢不答應就賴著不走了,同時和不斷對李信使著眼色。

李信見此便連忙對張沖說道:

“二伯,您就讓我們留下吧,就算做不了差也讓我們當個跑腿兒打聽消息的也行啊。”

張沖聽完說道,

“你們兩個能打聽到什么消息。你們連這個城里那跟那都不熟,能知道什么?”

李信連忙反駁道:

“二伯,別,別啊,你們反正現在連死人是誰都不知道,不也是要灑出去人打聽么?這么大的城縣衙里人也不多,差役捕快人少而且又太明顯,很多時候人們都有戒心或者不方便,最后不還得是去找各種地痞流氓扎堆兒的地方么?”

“讓我們去就行,再說了,那些人畢竟地痞流氓,誰知道說的是不是真的,不可全信,您是我們二伯,自己人,我們肯定不會騙您的。”

張沖聽完又道:

“你們?你就不怕那些地痞流氓把你們給賣了?”

李信吹捧道:

“哪能啊,我們倆沒什么用,這不是有您么?我們兩個就當您的傳話兒的,我們兩個窮哈哈的,害了我們也沒錢,除非賣了,可這不是水蕓縣么,縣太爺治理有方,城里也一向太平。”

“除非那些地痞流氓不為了錢就單純的想跟縣衙做對,可是有這本事和能力的哪有做地痞流氓的啊。整個水蕓縣地界都沒有敢跟官府做對的。”

“您就讓我們跟著您吧,我們倆不引人注意,打聽消息的時候比縣衙的捕快方便多了。實在不行就讓我們跟著您這一回,就這一個案子,等這個案子破了,我們自己走,您看行么?”

這時張沖也已經被李信和二狗子煩的不行了,他本就是耐心有限的人,

于是就無奈的說道:

“好了,好了,二狗子你也別轉圈了,都繞的我頭暈了,我答應了。”

“這會行了吧?你們就饒了我吧。”

“不過我提前跟你們說好,今晚回家后自己去說服你們父母。

有那家父母不答應的那就不怪我了。”

終于聽到張沖答應了下來,二狗子都興奮的蹦了起來,嘴里還嗷嗷叫著。

看著二人一臉興奮,張沖也滿臉安慰,本來張沖自己就是捕頭,正常來說他兒子以后也要干這個的,但是他卻心里滿是抱負,想著讓兒子走另一條路,去考功名,他一直認為干這個太危險了。

還想著自己這一輩子當捕快的經驗和本事要失傳了呢,看著眼前的二人,又想到也許不用失傳了,

只是他們現在還太小,在過幾年吧,同時看看他們在這個案子里的表現。

如果表現的足夠好,等他們長大一些就去向大人舉薦把他們招到縣衙里來,自己本事不會失傳,同時也能給他們另一條可選擇的出路。

看著二狗子抱著李信興奮的跳了一會,張沖又出言道:

“好了,你們也高興夠了,好好想想回家怎么跟父母交代吧。”

“另外馬上就關城門時間不多了,我干脆去請個假,跟你們一塊兒回村。”

“你們在此地等我,不要走遠,我去買個橘子,不對,我去請個假,”

說完轉身急匆匆的請假去了。

又稍等片刻,張沖就回來了,只是這次手里拿著個小包袱,一看就是要回家的模樣。并對李信說道:

“剛剛我去了庫房一趟,那件包人頭的衣服就是你的吧?”

“本打算給你拿回來的,但過去看了之后發現,已經沾滿血了,可能就是后面的差人查看人頭的時候不注意沾上的。所以我干脆就替你決定不要了。”

“這樣吧,看你們身上衣服也都撕破了好多口子,明天你們來縣衙報道,等報到完之后我帶你們去買套身衣服。”

聽完張沖的話,二狗子又是一蹦老高,興奮的對張沖說道:

“真的啊二伯?你要給我們買新衣服啊?”

“太好了,我長這么大還沒穿過新衣服呢。哈哈哈。”

張沖聽完沒好氣的對二狗子說道:

“你想的美,平時你們在村子里穿什么都行,甚至不穿都沒人說你們什么。

現在進城了不能那么隨意了,在說你們以后也算是官府的人了,雖然是暫時的。

但是連衣服都穿不起,還在我的手底下。

這要說出去,我張沖連自己侄子都不照顧,那還不被人背地里戳脊梁骨罵死。”

“還有啊,你們也別高興太早,我也沒那么多錢給你們賣新的。

等明天來了跟我去成衣鋪,挑挑舊衣服看有沒有合適的,怎么也要讓你們穿上整身的衣服,也算是我給你們的獎勵。”

水蕓縣迷案 https://tw.51hj.org/Read/1184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