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3章勸說 回到首頁

第13章勸說
水蕓縣迷案第13章勸說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三人說笑著就向城門走去,而此時太陽在快要落山的時候,卻烏云散去露了出來。

雖然已經西斜,但天要放晴了。

快步出城,下完雨后太陽又剛剛出來,雖是黃昏但天空好像格外的干凈。

一路上二狗子不斷興奮雙手比劃的對張沖說著今天的冒險經歷,同時還把自己爬樹的本事好好夸張了一番,當然他被嚇到尿褲子的那事兒完全沒提。

李信看著二狗子高興的模樣就像剛剛脫韁似的,心里暗道,

“你就高興吧,在讓你高興一會,看你回家后怎么說。不行,明天我得早點過去找二狗,得好好看看是怎么揍他的。”

心情舒暢,腳步也變得更加輕快,又有張沖走在前面帶著,沒一會三人就到了張家村。

三人早就遠遠看到了村子里各家各戶冒出來的炊煙。

等走進村子后,由于李信和二狗子家就在西南角,離著更近。

這時二狗子早就等不及了,對這張沖喊了句:

“二伯,我先回家了,今天累壞了、餓死了,晚上我得多吃點兒。”

不等說完,二狗子就已經小跑著遠去了,李信見狀于是也對張沖說道:

“二伯,我也到家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會去找二狗然后去報道的。”

張沖聽完回道:

“嗯,明天你找完二狗子直接去縣衙報道就行,不用去家里找我了,我早上可比你們早多了。”

說完就轉身走了,李信這時雖然饑腸轆轆,但還記得自己光著上身呢,唉,嘆氣一聲也轉入胡同,等推開大門正好看到了院里擺著的飯桌。

現在是夏天氣溫升高已經開始熱了,平常吃晚飯的時候都是在院子里了,不用照明節省燈油,還比屋里涼快一些,只有早飯才會在屋里吃。

而此時父親已經回家了,依然如往常一樣搬了個板凳坐在門口旁邊抽煙。

飯菜已經上桌,看樣子是在等著李信回來。見狀李信連忙喊道:

“爹,我回來了。”

可是還沒等到父親說話,就見到因為聽見李信聲音而快步走出來的母親。

一邊走還一邊說道:

“你今天又跑哪瘋去了?你長本事了啊,越來回來越晚了。”

“是不是又跟著二狗去玩了啊?看來我得找二狗他娘好好說道說道,怎么教訓你們兩個的事兒了。”

只見李母這時正站在李信對面插著腰:

“說吧,好好交代交代怎么回事?如果不說出個一二三來,我今天就讓你想起來我以前是怎么打你的。”

隨后又皺了皺眉,指著李信說道“你衣服呢?今天剛給你找出來,你別說你弄丟了,說,去哪啦?”

李信聽后連忙擺手,

“別,別,娘,我今天真的有事啊,真不是淘氣,而且今天事兒太多,等我洗把臉回來好好跟你一點點說行不?”

看著母親還一副要繼續說什么的樣子,父親終于說話了:

“行了,你也別多說了,兒子,你也去洗手洗臉,回來吃飯了,有什么事吃飯的時候在說。”

李信聽到轉身就跑了,而母親也只得回廚房去把那些早就準備好的材料下鍋。

今天吃的也是小魚,是昨天活著的那些留到了今天才殺。

因為知道養不久,而且一般不富裕的人家也都是如此,很少吃的到肉。

而如果哪天因為各種原因家里有肉了,一般就兩個結果,要么腌制風干等等方法存儲起來,要么就天天吃頓頓吃,趕緊吃掉免得放壞了。

而今天的小魚還是兩樣,其中一個碗里放著一碗油炸小魚。

這就是把小魚而洗干凈之后放上調料和鹽,攪拌之后腌制小半個時辰,最后裹上面糊,涂抹均勻下鍋油炸。

富余的人家就更復雜,材料也更多一些。

當時不吃,都是等撈出來晾涼了之后再吃,這時的小魚香嫩酥脆很是好吃。

只是不能放久,因為時間太久了要么就太干了,要么就不脆了,李信最喜歡吃這個了。

還有一盤是悶小魚兒,不過還沒等李信研究研究,端著盛好的最后一碗飯坐下的母親還是發話了:

“趕緊吃,今天天都黑了,你的事兒一會兒收拾完桌子了在說。”

此時天也早就黑了,李信正坐在院子里乘涼,剛剛好不容易終于把今天的事兒說清楚,又因為要去縣城攙和人頭案的事兒,被母親指著罵了半天。

不過終歸三說五說,在加上父親做木工也是在縣城里。

以及張沖這個自己人的二伯帶著,才好不容易說通了母親,至于二狗子就自動忽略了。

現在的李信就在嘿嘿暗笑,想著二狗子會經歷怎樣的磨難。

明天一定要早點去他家門口蹲著,自己得好好看看熱鬧。

一夜無話,第二天李信又是早早起床,吃完早飯就出門去找二狗了,今天在去縣城之前,還要去村里先生家一趟呢。

等進了二狗家所在的胡同,李信之間放慢腳步,慢悠悠的走到二狗子家的大門口,之后就停了下來,找了個合適的位置蹲在門口邊上就開始等。

果然沒過多久,就聽到了二狗子家了雞飛狗跳的動靜,然后就傳出了二狗子斷斷續續地,“哎呦喂,真疼。別打了我錯了還不行么”,之類的喊叫和求饒聲。

李信正在外面聽的津津有味的時候,二狗子家的大門口突然就被打開了,只見里面飛奔出來一個人影,看那身形就是二狗子。

就在李信看著他正樂的時候,二狗子也看到了蹲著的李信,然后就喊道:

“唉!二胖,你干嘛呢?怎么在門口蹲著?”

李信見如此只能忍住偷笑,對二狗子解釋道:

“嗨,沒事,就是聽說你被打了,我在門口蹲著樂了一早上了。”

“。。。。。。”

二狗子也不管這些,聽完沒好氣的說道,

“怎么?你昨晚回去沒被打啊?”

李信回道:

“是啊,沒有打我,不過解釋了半天才同意讓我去。”

“你這怎么回事啊?這是昨天說完,今天才挨打?”

只見二狗子憤憤不平的說道:

“什么啊,昨天我說完,父母就直接同意了。”

“今天挨打是出門的時候,我想著把家里菜刀帶出去,結果被我娘發現了,這才打的我。”

“我這不是想著,也算有個防身的家伙么?我娘居然不同意。

說起來就難受,誰讓我之前的兵器們都沒有用幾天就全丟了呢。”

“你吃飯了沒啊,吃過了咱們就走吧,我都快等不及了。”

說著就站在墻外面對母親喊道,“娘,我跟二胖出去了啊”。

也沒管里面聽沒聽到就拉起李信要去縣城。

等李信好說歹說,才說通二狗子去跟學堂先生請假之后,二人背著朝陽趕去了水蕓縣城。

水蕓縣迷案 https://tw.51hj.org/Read/11848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