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736章 一條血蛇!(第一更!) 回到首頁

第1736章 一條血蛇!(第一更!)
甩開老婆去泡妞第1736章 一條血蛇!(第一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當秦老七等人看清形式后,也曾經試圖搶一架直升飛機從天上突圍。品 書 網 (w W W. V o Dtw . c o M)

不過,人家那些四處運兵的飛機,卻根本不落地,反正只要一有人出樹林,就會遭到圍攻,搞得秦玉關等人很沒面子。

所以呢,他才說要想離開樹林的希望,并不是很大。

楚揚抬頭看了看天上,嘆了口氣的說:“唉,是啊,就是因為他們是正常和不正常兩種人,所以他們才達到了勞逸結合的最佳配合。”

楚揚這樣說的意思是:正常人在飛機上,操縱地上這些不正常的人,這樣干活的不費腦子,而費腦子的卻不干活,真正實現了啥叫勞逸結合。

秦玉關轉身,看著狼眼的方向,嘴角帶著神秘的笑容問:“聽說你和宙斯王有一腿?”

正在照顧花殘雨的楚某人,聽秦玉關這樣問后,頓時就扭捏了起來:“什么叫有一腿啊,說的那樣不中聽,我們只是王八看綠豆,對眼了算是。”

“嗯,不管怎么說,意思都差不多。”

秦玉關施施然的點上一顆煙,說:“你覺得假如她站出來,向直升飛機上這些人勸降的話,效果會怎樣?”

楚揚頓時眼睛一亮,從地上站了起來:“雖說宙斯王成為柴放肆的階下囚后,在奧林匹斯山上已經沒有了地位,但這是遭到重壓的結果。如果她能自由了的話,我估計也許能起到一些效果。不過,我們要想和她回合,應該很難,暫且不說柴放肆不會讓我們如意了,僅僅這些生化人……”

秦玉關打斷楚揚的話:“如果我們這群人都突圍的話,肯定會因為照顧傷者而受拖累,但假如我們大家掩護你一個人沖上狼眼呢?你有沒有希望能夠把她救出來?”

楚揚瞇起眼睛,臉上浮上一絲傲氣的說:“現在柴放肆在這邊的陷阱,已經用的差不多了,假如我一個人沖上去的話,除非他把整個狼眼都用炸彈轟平……啊,我知道柴放肆為什么沒有遲遲露面了,原來是這樣!事不宜遲,我現在馬上就沖上去,解救宙斯王!”

秦玉關等人在楚揚猛然醒悟后,雖說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但卻知道他終于找到切入點了,于是也沒有多問什么,馬上就做出了安排:由實力最為強勁的老龍騰三人掩護楚揚外沖,而葉初晴其他人呢,則在樹林中保護受傷的商離歌等人。

簡短的布置了一下任務后,楚揚四人走到狼眼方向的樹林邊上,做好了沖擊的準備。

“楚揚,記得要小心,如果解救宙斯王有危險的話,那就先撤回來,千萬不要蠻干!”胡滅唐在楚揚準備沖出去時,臉色鄭重的囑咐了他一句。

“老師,我明白該怎么做的。”

楚揚使勁點點頭,看著那條盤滿了毒蛇的深溝,若有所思的說:“這應該是一條現成的壕溝,如果我們把雪推下壕溝,那么這些毒蛇遇冷后就會很快進入冬眠,這樣大家就不用怕估計它們,從而用壕溝當做躲避敵人炮火打擊的屏障。”

一旁的荊紅命點點頭,斷然道:“你走,我們來做這件事。”

“好,那我們沖!”楚揚說完一咬牙,發出一聲大喊,當先沖出了樹林。看書;網最新kanshu.coM

坐在直升飛機那些負責指揮生化戰士的人,一直重點防范著狼眼的對面,根本沒想到楚揚會向狼眼上面沖去。

等他們發現這邊有動靜,并指揮生化戰士穿過樹林來堵截時,卻又遭到了胡滅唐三人強有力的攔截。

雖說以三人之力攔截數十個不怕死的生化人,的確很困難,但他們并不是要突圍,而是只想拖住這些生化人。

尤其是胡滅唐三人早就配合慣了,三人呈品字形,在抵擋那些人的同時,也給予了同伴強有力的支持,和破綻上的彌補。

躲在遠處的葉初晴,看著龍騰三杰與數十名生化人高呼酣戰,而不落入下風,看的不由得癡了:“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假如那些怪物是正常人的話,早就被他們打的落花流水毫無斗志了。怪不得都說他們是華夏軍隊中不敗的神話,看來也只有這句話來形容他們了,現在的龍騰十二月和他們相比起來,除了北宮錯略有看相外,其他的……尤其是我,完全是打醬油的啊。”

在葉初晴為龍騰三杰身手而如醉如癡時,坐在樹下的商離,歌卻始終瞭望著狼眼方向:那兒有她唯一的男人,她不在乎什么龍騰三杰,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她只在乎楚揚。

……

楚揚因為是突然越過壕溝沖出來,那些生化人本來就落了后手,再加上有胡滅唐等人的攔截,所以等他們抽x出人手要去追趕時,他已經沖上了狼眼大斜坡的一般位置。

楚揚本次去解救宙斯王,事關大家生死,在發步狂奔時,自然不會惜力。

盡管大斜坡足有六十度的角度,楚揚在全力猛沖時,看著好像也不怎么快,但那些追趕他的生化人,卻更不如他快。

倒是盤旋在半空的直升飛機,可以輕松的越過樹林,居高臨下的向他點射。

不過,楚揚要是就這樣輕易被飛機上的子彈點中,那他應該早就死了:在向上一刻不停的狂奔中,他始終變幻著身法,將正、反兩種北斗七星步伐運用的是淋漓盡致,子彈總是打在他身側的雪地上,對他構成的威脅,并不是太大。

事實上,假如楚揚和胡滅唐等人各自突圍的話,這些生化人根本攔不住他們。

只是,他們卻不能扔下受傷了的商離歌等人,所以才被困在這兒。

盡管商離歌也曾經力主楚揚等人先突圍,但卻遭到了他們的白眼。

……

在槍聲驟然響起后,正伏在沙發幫上的宙斯王,猛地被驚醒:“槍聲?”

宙斯王的話音未落,已經騰地一下躍起跑到窗口,打開窗戶向西邊方向看去:西邊的上空,有兩架直升飛機,飛機上的射手,正在對著下面瘋狂的掃射。

“是楚揚來救我了嗎?嗯,一定是他,一定是!”

看著那架左右盤旋的直升機,宙斯王頓時明白是誰來了,忽然就像是等待情郎的少女那樣,心中好像有個小兔子在抓那樣,癢癢的難受,以至于她無法安靜下來,只是狠狠的掙著鐵鏈,妄想掙開沖出去接應他。

女人還真是很奇怪,在不久前宙斯王還恨的楚揚不行不行的,甚至還‘開導’柴放肆去打新城的主意。

但當猜到楚揚來救她后,那種恨意卻忽然全部轉化成愛,促使她用力掙扎鐵鏈,哪怕手腕都掙出血來,但依然沒有停止動作。

就算是在被柴放肆關在小黑屋時,宙斯王都沒有這樣不要命的掙扎過。

可現在呢?

宙斯王卻在死命的掙扎,仿佛唯有這樣,才能幫上楚揚那樣,最后淚水完全模糊了眼睛,哭著喊道:“你快斷開呀,快斷開呀,求求你啦!”

宙斯王在掙扎時,因為身上的衣服礙事,她在瘋狂下索性撕碎了那些白紗,就這樣赤身果體的,使勁的掙扎,一刻不停。

“如果有把刀子的話,我肯定會砍斷自己的手腳,爬也要爬出去!”宙斯王狠狠的掙著鐵鏈時,下意識的抬頭向屋子四周望去。

其實她很清楚:雖說柴放肆現在根本不怕她自殺,但也不想她就這樣死去,所以屋子里很多東西都是特制的,一時半會的根本殺不死人,別說是找刀子了,哪怕就是個破鐵片都沒有。

可宙斯王就算是知道這兒沒有任何可以切斷手腕、腳腕的刀子,但她仍然抬起了頭,向廚具那邊看去。

廚具那邊所有的東西有木頭叉子,有柳木菜板,但就是沒有刀子,于是她就又向火爐看去:要不要用炭火把手腕燒掉?

宙斯王在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可怕的想法時,卻看到一條白色的小蛇,順著火爐旁地毯邊的一條縫隙,緩緩的爬了上來。

這是一條閃著血紅眼睛的白蛇,血蛇。

在格魯吉亞,有一種可以生活在冬天而不用冬眠的毒蛇,顏色雪白,但雙眼通紅猶如灌滿了鮮血,所以叫做血蛇。

不過,血蛇卻很少出現過,好像只是一個傳說。

可現在,就在宙斯王非常希望有把刀子時,卻有一條血蛇出現了。

白色的血蛇爬出地板后,昂起身子定定的看著宙斯王。

宙斯王在血蛇盯著她看時,瘋狂的掙扎動作,猛然停了下來,手腕、腳腕上的血,滴落在地板上。

但宙斯王就像沒看到這些似的,只是看著血蛇的那雙眼睛,中了魔似的喃喃說:“你來了?”

血蛇吐了一下火紅的舌頭,然后蜿蜒爬到了宙斯王腳下,從滴落在地上的血珠中爬行一圈,那些血珠就被它收進了嘴里。

這條眼里帶著詭異血紅的血蛇,在收干凈地板上的血珠后,又順著宙斯王的小腿,蜿蜒爬上了她的腰肢,盤在了她的腰間,昂起頭的向窗外看去,火紅色的舌頭,吐出很長,仿佛是一個分岔的路標。

完全是下意識的,宙斯王隨著血蛇看去的方向,緩緩轉身,然后她就看到一個男人風一般的沖進了院落,在子彈不停的傾灑下時,身形快的如同鬼魅般,在來到距離窗口還有三四米時,就縱身一躍,好像炮彈一樣的‘射’向窗口。

什么叫心有靈犀一點通?

當這個男人縱身向窗口撲來之前,擋在窗口的宙斯王就向旁邊閃了一下,剛好讓這個縱起的男人擦著她的身子,撲在了沙發上……

本文由看書網小說(Kanshu.Com)原創首發,閱讀最新章節請搜索“看書網”閱讀。

甩開老婆去泡妞 https://tw.51hj.org/Read/2849/index.html